您好,欢迎光临耀世平台【免费】注册登录官方耀世平台!

咨询热线:

021-97414561

耀世注册地址: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年

发布时间:2022-06-12 20:27人气:
一出好戏离不开幕后的守艺人

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年|一出好戏离不开这些幕后“守艺人”

   

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70年的发展历史中,观众首先想到的是巴老曹等剧作家创作的经典戏剧作品,这些伟大的戏剧作品也诞生了以濮存昕、梁冠华、杨立新、冯远征、龚丽君为代表的新一代表演艺术家。当观众熟悉那些经典戏剧作品和演员的名字,不假思索就能脱口而出时,其实在这些演员光鲜亮丽的背后,还有另一群独特的技艺,默默无闻地为这些红花做绿叶的隐形演员——舞台艺术家。

北京人艺后台是幕后工作者最忙的地方。

在许多北京艺术老一代表演艺术家的自传和口头历史上,都记录了舞台艺术设计师陈永祥、道具师丁丽、洪吉昆、化妆师李俊清、服装设计师谢宗荫、姜文山、效果设计师冯秦、杨学信等第一代舞蹈艺术大师的传奇事迹,大多数人都不是专业的舞蹈艺术背景,这些工匠在长期的实践中,将工艺变成了艺术舞台上的独特技能。在信息和科学技术不发达的时代,他们依靠智慧和一双熟练的手,实现了北京艺术舞台经典中另一半的精彩。北京艺术表演艺术家蓝天野曾在自传《烟雨生活蓝天野》中回忆起与这些真正的舞蹈大师合作的过去,并附言:演员们绝对应该感谢他们。他们在北京艺术表演风格的‘信用簿上有自己的名字’,他们是北京艺术辉煌时期的英雄。

在过去的30年里,服装设计师戴贵江、照明设计师、化妆设计师英舒等北京艺术第二代舞台艺术设计师,追求前辈的脚步,成功接管了代表北京艺术辉煌时期的旗帜,继续创造新时代的优秀作品,现在以效果组组长郑陈代表北京艺术第三代舞蹈美,以他们的方式,继续为北京艺术开启下一个辉煌的70年。兴宇官方网站采访了北京艺术舞蹈美容部前主任郭斌、北京艺术第二代高级服装设计师戴贵江、高级化妆设计师英舒、北京艺术舞蹈美容部效果组组长郑陈,讲述了他们与70岁的北京艺术之间的故事。

【舞美处】后台总管

受访者:郭斌(原处长,2021年退休)

北京人民艺术舞蹈美容办公室设有照明、服装、道具、效果、化妆设备五个部门,主要负责剧目的设计和制作,确保表演的实施。在过去的70年里,北京人民艺术舞蹈美容制作工厂经历了几次变化,从早期历史学家胡同56号的简单工厂到灯市口的建筑(现菊花隐藏剧院),然后在毗邻首都剧院的舞蹈美容制作车间建立,逐步发展到在大兴建立北京人民艺术舞蹈美容制作工厂。2012年 ,在北京人民艺术学院成立60周年之际,北京人民艺术创作中心占地20亩,至今已使用。

1980年,郭斌进入北京人民艺术工作,并于1984年被北京人民艺术舞蹈美容学生班录取。经过两年的学习和实践,他于1986年正式被调到舞蹈美容办公室工作。现在回顾过去的学习经验,让郭斌感到幸运的是,84级舞蹈美容学生班的学生正好赶上了剧院最强大的舞蹈美容教师时期,各行业的教师,如照明设计教师方坤林、舞蹈美容设计教师王文冲、陈永祥、韩西宇、化妆教师李俊清等剧院的顶尖大师,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成就,所以郭斌认为他们这一代人真的很幸运能跟随这些艺术舞蹈美容大师学习。

北京人艺高级照明设计师正在带领同事整理表演设备。

与每年完成800-1000场剧院表演任务不同,郭斌回忆说,当时北京艺术新剧和表演任务没有现在那么重,所以服装组服装是自己做的,化妆组头套是自己钩的,灯组灯具也根据剧目的需要自给自足。郭斌清楚地记得,导演林兆华导演的《绝对信号》,方坤林老师只用了八盏灯,包括手电筒,但仍然很精彩,几乎与数百盏灯相比。

现在,随着剧目所有制作水平的提高,一些大型表演项目有几十到几百套表演服装和头套。因此,一些舞台艺术项目逐渐转变为一种管理模式,将制作外加工,每组成员作为技术顾问。即便如此,郭斌说,北京艺术还是有一个传统的,那就是所有的外加工都要回剧院。在达到表演水平之前,必须由每组技术人员进行再加工,必须符合北京艺术的表演标准和要求,并通过反复试装和修改达到表演水平。

2008年,郭斌受北京人艺党委委托正式出任舞美处处长一职,一直到2021年退休。从事管理工作之后,郭斌坦言,自己在任的十三年间,整天都是提心吊胆,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舞台安全问题,生怕因为管理上的一点纰漏就会影响到演出质量。任职期间郭斌每场演出都要求各个部门的技术人员要尽心尽力,演出前提前准备,演出后也要对舞台各个角落断水断电,因为舞台上,最怕的就是火与水,因此郭斌在这些方面管理得非常严格。“相比于舞台机械,灯光,布景来说,水是我们舞美部门最不愿意使用的东西,但是为了保证演出质量与演出环境,在我们剧院上演的,如《洋麻将》《风月无边》《家》等带‘水’的作品里,舞台技术人员还是克服重重困难,帮助导演完成了他们想要实现的想法。”

在郭斌看来,北京艺术这些舞蹈人员是一群可爱的人,表演他们坚持自己的位置,表演结束享受观众掌声,他们开始为下一场表演做新的准备,所以舞蹈部门工作人员,真的可以为表演成功付出一切,躲在幕后不知名的英雄。

【服装设计】角色的另一个诠释者

受访者:戴贵江 (资深服装设计师)

演员们在化妆室默默地说话,衣服会根据角色提前送到化妆室。

作为北京人民艺术的第二代服装设计师,戴贵江约有17部作品直接参与剧院的服装设计,无数作品间接参与创作。多年来,他与林兆华、顾伟、任明、杨立新、唐叶等北京人民艺术的优秀导演合作。2021年,戴贵江应濮存昕的邀请,参与了濮存昕导演的第一部戏剧《雷雨》的服装设计。

戴贵江第一次进入剧院时,在工作环节印象最深的是,在作品开始排练之前,导演带着演员和舞者一起阅读剧本,分析角色,或者出去收集风格。根据不同的作品体验不同的生活,是曹禺院长、第一副院长、总导演焦菊隐提出的基于生活的创作技巧。因此,我们这一代学生一直坚持这种创作技巧,并为此感到自豪。

在一部作品的创作背后,它应该分为几种不同的工作类型和部门来完成它们自己的创作部分,但不变的核心和目的是角色。经过几十年的工作,戴贵江非常重视与演员的沟通。戴贵江现在经常对年轻演员说,服装的选择不是唯一的,而不是设计师设置了一种风格、结构和颜色,演员应该按照这个要求去做。他解释说,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观,通常人们会根据不同的生活环境来改变不同风格的衣服。从这个角度来看,戏剧中的角色并不统一。当演员分析角色时,他们心中会有一个固定的角色形象模式。设计师只能不断地与他们碰撞,然后实现角色认知的高度统一,这是最完美的结果。

在曾经合作过很多的北京人艺演员中,最细致地打磨了人物的外在形象,给戴贵江印象最深的演员是濮存昕。濮存昕在剧《小井胡同》中饰演电车工人刘家祥时,虽然为他设计的服装已经符合当时的特点,但濮存昕还是会找道具组借一把锉刀,在鞋子上不断打磨,直到鞋子里的棉花露出来。戴贵江说,事实上,观众根本看不到濮存昕所做的这些细节。他之所以能这样做,说明人物已经根植于心。70年来,北京人艺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表演艺术家。每个人对人物形象的塑造都有自己的看法。从服装设计的角度来看,戴贵江觉得有时候不能完全依附于演员对人物的想法,最终让舞台达到整体平衡。设计师需要考虑舞台上演员之间的每一个场景和每一个场景的连带关系,才能把一些好的想法和建议融入到设计中。

如今,北京人民艺术已经成立70年,戴贵江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他非常感谢刚进剧院时北京人民艺术上一代舞蹈老师的支持和帮助,以及无数与他合作的导演和演员。现在最大的感受是,如果你不努力学习,没有人能留下来。只要你愿意努力工作,剧院就会毫不犹豫地为所有努力工作的人提供很多机会。

辅助演员进入角色

受访者:英舒(资深化妆设计师)

英舒带领北京人艺青年演员学习角色妆容。

1984年,申请中央美术学院遗憾失败的英舒无意中看到了北京艺术舞台艺术学生班招生的消息。剧院为北京招收了五名专业学生:照明、服装、化妆、道具和设备。经过初试、复试和面试,英舒正式成为北京艺术舞台艺术学生班化妆专业的学生。30多年过去了,她仍然记得剧院给她带来的感觉。无论外面有多冷或多热,只要你走进剧院的大门,你就能感受到一种非常神圣。

在学生班,一位老师通常带着三名学生。从老师那里,英舒了解到北京人民艺术有一个特殊的情况,那就是演员自己化妆。听到这个消息,英舒和她的同学们都很失望,因为当时每个人都想尽快化妆,有机会练习。英舒有一个心结。化妆师应该做什么?后来,我逐渐明白,过去中国戏曲演员都是自己化妆的,所以北京人民艺术的老演员也延续了这一传统。

当她第一次来到剧院时,英舒习惯于在后台观察。每次演出当天下午4点多,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都陆续来到后台。有些人坐在更衣室里喝茶,有些人开始沉默。一套流程结束后,他们开始接受给自己化妆。你自己化妆的好处是什么?英舒后来意识到,他们自己化妆实际上是为了把握整个角色。他们自己的化妆相当于从内到外完成与角色合作的过程。他们慢慢地认识到这种形状,觉得自己在扮演这个角色。

如今,作为北京人民艺术的一流舞台设计师,英舒参与了大量人民艺术剧的化妆形象设计,塑造了许多典范的舞台表演形象。她有自己的工作情结:我们是北京人民艺术的一代,见证了北京人民艺术的辉煌,有幸在蓝天、郑荣等艺术家的巨大光环下学习和工作,更有义务传递北京人民艺术的一道菜精神。

今年年初,受副总裁冯元正的委托,英舒为北京人民艺术青年演员开设了以舞台化妆为主题的培训班。英舒非常诚实地说,初衷是因为她经常坐在后台,看着这些年轻演员,像自己一样,刚进入剧院,充满活力和活力,化妆他们试图让自己更英俊和美丽,但也让英舒感到不安,有必要告诉他们,在北京人民艺术表演应该如何化妆?她给这些年轻演员讲了一个案例,一群以色列演员的创作故事。为了塑造角色的需要,他们有勇气使身材肥胖,破坏他们最初美丽的外表,最终达到创造角色的目的。通过这次教学,英舒惊讶地看到年轻演员正在改变,至少他们开始知道化妆应该围绕角色的特点展开,而不是让自己更漂亮。英舒认为,演员本身就是塑造角色的主体,最终只能帮助他们完成舞台上的角色,而我们最终看到的是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

【效果设计】舞台 好菜的调料

受访者:郑晨(效果组组长)

日常设备维护正在北京人艺进行。

郑晨是继北京人民艺术老一代效果设计师冯琴和杨学信之后,效果组的第三代领导者。近20年来,北京人民艺术70%的作品中的效果设计都来自郑晨。在灯光、服装、道具、效果、化妆、设备等舞台艺术类别中,郑晨认为效果的工作非常特殊。舞台上的其他小组都应该负责。郑晨解释说:如果只谈音效,普通观众肯定会理解为音响。例如,如何通过电声扩展演员的台词,如何使音乐在剧院播放得更好。效果组的大部分工作负责剧中的出现,而不是演员的声音设计。

在舞台上现场制作声音效果是北京艺术70年来一直遵循的不变传统。例如,老一代效果设计师冯琴在戏剧《雷雨》中用三合板或五合板制作闷热的雷声,用钢板制作戏剧高潮的雷声;在蒲扇上缝上小珠子,根据情节扇扇呈现雨声,或用铁球在木地板上滚动……在许多老艺术家的自传和回忆录中,这些现场效果的制作场效果的制作方法。

2018年杏宇官网